鈴....鈴....
吳礽莉科長接起電話,傳來主任的聲音:
「吳科長,你們科裡送出的公文展期單,我覺得可能要修改一下。」
「為什麼呢?」吳科長不解的問。
「你們現在要辦理公文展期,等到資料收齊再續辦,但是這樣會導致公文辦理天數過長,我希望你們辦銷號,等到資料收齊後,重新簽辦。」
吳科長為難的想著:「這也是一個方法,但是要看他願不願意啊。。。」

讓吳科長感到為難的,是申請公文展請的杜子達專員
杜專員對於公文流程有特殊的堅持,他才不管什麼公文辦理天數過長這種理由,
他認為一個案子既然已經開始辦理,就應該一號到底,才容易管制,沒理由叫他銷號重辦
但是主任的顧慮也有道理,如果什麼公文都一號到底,一件公文可能要辦一個月以上
這樣未免顯得太沒效率了

吳科長想到這裡,吸了一口氣答應主任:「好的,我請杜專員把展期申請撤回並改申請銷號。」

接下來,吳科長轉達了以上的想法,請杜子達專員依主任指示辦理
一如預期,杜專員開始大發雷霆:
「有必要這樣嗎?那這樣公文展期是幹麼的?大家都不要辦展期啊!」
吳礽莉科長苦口婆心的勸導:
「主任的顧慮也是有道理的,今天我們不是傳閱一件公文,長官希望大家都要注重公文效率,你沒看到嗎?這件案子事涉那麼多單位,如果你用展期的方式辦理,說不定要展到一個月以上,這樣子我們整體辦理公文的天數都被拖慢了」

杜專員火氣很大,一再大聲咆哮,說道:
「本末倒置,哪有為了公文時效而打斷公文流程的道理?」

面對無法溝通的杜專員,吳科長此時已氣昏了,但是她一貫的息事寧人
只想著杜子達專員要罵就讓他罵,反正他不得不申請銷號,轉身就開始做她自己的事
此時主任剛好出來外面找一份公文,杜專員見機不可失,趁機提高分貝的大罵:
「公文展期是幹麼的?到底公文展期是幹麼的啊?」
吳科長顧著跟主任一起找公文,也不理他
等到主任回他自己辦公室後,杜專員又大罵一聲:
「豬!」

吳科長自顧自的看公文,洗茶杯,反正這種事並非第一次發生,她早已習慣
如果認真跟杜專員爭論,他不知道還會講什麼難聽話出來,還可能波及其他同仁及長官
過了一會兒,杜專員一反常態的提早下班
吳科長打開線上公文匣,看到杜專員的公文銷號申請單
上面的理由讓她氣到天旋地轉:

「為了公文時效,竟申請公文銷號」

為了避免這種理由成為銷號主因,吳科長無奈的增加申請理由為
「為彙整各單位資料,爰申請銷號,俟彙整後續辦」
這才點送給主任核閱
然後關了電腦,背起包包下班
走到大樓外,她發現剛剛的天旋地轉不是一時的
她真的頭暈發作了
她越想越氣,公文展期是需要經過長官核准的
既然長官有准駁權限,那要求杜專員不辦展期改辦銷號,到底有什麼不對?
就因為自己無能,無法約束下屬,才會導致下屬氣焰高張,公然在辦公室大聲咆哮
雖然最終是服從命令辦理銷號了,卻趁機在申請單上教訓長官
這樣對嗎?公務倫理蕩然無存
吳礽莉科長回頭看了工作的這棟大樓,一陣無力感向全身襲來
當初爭取擔任科長這個職務,是否是個大錯誤?
以自己的能力,已是個人人稱讚、長官依賴的承辦人
所以她躊躇滿志的申請了科長這個職務,深信自己可以勝任
但現在看來,自己似乎完全不及格
連其他科員都說「這種事妳不是早就習慣了嗎」
看得出來,大家也認為吳科長的確無法處理這種無視公務倫理的人員
吳科長想起「彼得原理」這個理論
她是否應該考慮回任她比較熟悉的工作?還是把這件事視為一個無法控制的因素,而不再去想呢?
她迷惑了。。。

創作者介紹

史都比的生活相簿

moonlightlullab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